当前位置:尸山血海体育达拉斯小牛正式改名独行侠 小牛改为独行侠意味什么
达拉斯小牛正式改名独行侠 小牛改为独行侠意味什么
2022-05-14

近日,达拉斯小牛正式改名独行侠。作为一次营销活动,细节自有独行侠(小牛)球迷评判,尘埃落定之后,不管你喜欢不喜欢,Dallas Mavericks的正是名称就是达拉斯独行侠队,这叫“名从主人”,名字的拥有者有权决定自己的译名是什么。q6u网小编想好好的说一说这件事

达拉斯小牛正式改名独行侠

名可名,非常名:名字不只是个记号

如今这个年代,名字不是一件可以轻视的东西,品牌的名字尤甚。如今罕见石头、狗剩、小七、八八这些人名了,反映的其实就是自我意识的提升和文化素质提高(当然遍地梓、萱、涵的事实说明,还有继续提高空间)。

为了品牌形象,起一个好名字不容易;但翻译一个名字有时更不容易。

对NBA球队名稍有了解的,就能举出很多例子来,如今Mavericks尘埃落定,准确与否不论,至少官方指定之后大家不用再纠结了。但从比较严重点的Pacers(步行者/遛马)、Wizards(奇才/巫师),到比较不严重的Heat(热火/热/热浪)、Nuggets(掘金/金块),加上谁都不敢说自己翻译得对的Knicks(尼克斯/尼克)、Lakers和76ers(译法一致,但不见得好),中文名和英文名含义之间明显有差别的球队依然接近四分之一。

不论最终的中文译名是叫“狂马”,“烈驹”还是“独行侠”,“达拉斯小牛”这个陪伴了一代人十几甚至二十多年名字,就此画下了一个句点。

小牛改为独行侠意味什么

我对这支球队最初的印象,是芬利、纳什和诺维斯基组成的三竿火枪,以及老尼尔森的疯狂跑轰。可说实在的,在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是通过篮球杂志和电视台的转播才能看上几场NBA,在2000年初,所有人看的最多的都是湖人的比赛,因为他们在那个年代建立了王朝,对于小牛的印象始终只是停留于少有的几场直播,大致也就是“这个队进攻还行,但那个大个子白人太瘦了不靠谱,那个白人后卫打球有点独啊”的概念上。

是的,你没看错,我对纳什的最初印象是“独”,我对诺维斯基的概念是“瘦弱不靠谱”,所以你大概也可以看得出来,当时的我看球基本也就是属于费电爱好者的水平。

然后,姚明降临了NBA,作为篮球迷,我们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而在这个时代,同在德州的达拉斯小牛,成了最早的反派。

虽然在这之前,火箭也在季后赛输给过湖人,可04-05赛季,当火箭拥有了姚麦组合,当那个湖人OK组合让世人相信超级后卫+超级中锋=冠军热门的年代,小牛淘汰火箭的七场大战,真正意义上,塑造了球迷心中最早的反派。

直到今天,哪怕我早已不是火箭的球迷了,我依然能对那个季后赛的过程记忆犹新:火箭在客场先下两场,麦迪在第二场的那记跳投绝杀,真的是让人无法忘怀。

那个时候,我相信所有人都认为,第一轮火箭拿下了,甚至在畅想火箭挑战冠军的那一刻,可小牛却在火箭的主场赢下了两场。

再然后,就是对国内球迷来说,最臭名昭著的裁判表演之一:芬利界外抢断。

不怕大家笑话,因为这个球实在太印象深刻,我甚至梦里都梦到过这个镜头,所以我至今还可以清晰地回忆:老巴里、斯塔克豪斯和芬利一起抢篮板,老巴里已经拿到球了,双脚在界外的芬利居然一把把球拍掉,这也就算了,甚至在抢地板球的时候,都是巴里先触球,可后发而至的斯塔克豪斯把球拿下还撞上了老巴里,结果还吹了老巴里的犯规。

那个在后来被证明确实是被黑哨操纵的球,直接断送了姚麦时代最好的挑战次轮甚至更好成绩的机会,直接将达拉斯小牛这个名字,打上了“反派”的标签。

所以,在之后的几年里,看着小牛先后输给了自己不肯续约出走的纳什带领的太阳,在总决赛同样领先2比0的情况下被韦德打出后乔丹时代最精彩的总决赛表现(也有一定裁判因素影响),我实际上的心情,是很解气的。特别是在06-07年,我当时最喜欢的球员拜伦戴维斯所带领的勇士,面对小牛几乎是用痛宰的方式创造了黑八,将这份体验拉升到了极致。

达拉斯小牛或许真的是个错误的译名,毕竟Mavericks这个词最接近的意思,应该是野马,哪怕带上德州的习俗,台湾的译名牛仔也更接近。把马说成牛,确实有些尴尬。

然而,这个译名也带给了小牛后反派时代最重要的标签:牛马大战。

为了这个既喊得响亮,又好记的宿敌名词,我都觉得有小牛这个译名,值了。

小牛的第一次总决赛之旅,就是七场大战踩着卫冕冠军马刺碾过的;在小牛夺冠的前一个赛季,马刺还了小牛一个4比2的“黑七”;在早已失去夺冠能力,甚至进季后赛都勉强的13-14赛季,达拉斯小牛依然和当年的冠军马刺苦战了七场才败下阵……虽然小牛和火箭的七场比赛深入人心,可真论上季后赛里的过节,牛马才真正称得上是德州的死敌。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次又一次经典的季后赛对话,牛马大战,成了球迷口中的新话题风向标。因为当时姚麦的火箭也已经开始退出历史的舞台,人们也开始了解除了火箭外更多NBA的内容,而牛马大战,无论是相遇在季后赛还是常规赛,总会给我们承上一碗优质的篮球大餐。真的是通过这两支西部多年强豪一次又一次的对话,我才渐渐了解到了诺维斯基的优秀,看着他从一点点走出“黑八MVP”的阴霾,无论球队状态好坏,始终做着那个靠一己之力将马刺拖入泥潭战的巨人,我才知道这个球员的伟大。

2010-11赛季,我相信无论是不是小牛的球迷,这都是一个你会为小牛叫好,会被诺维斯基感动的赛季。哪怕是我,一个当时按说还算是热蜜的球员,都对诺维斯基那年季后赛的表现五体投地。

我们可以用许多的分析,来告诉你那年的小牛很强,每个角色球员都有着优秀的发挥,球队的配置合理到优秀。可实际上,我们都看得到,这支球队多少次在悬崖边,是诺维斯基十几年如一日般的金鸡独立,是带着感冒的巨人最后的突破,完成了自己的救赎,扛着小牛走到了最后。

多年后,我依然会感慨,谁能想到,巅峰勒布朗+最后一年的巅峰韦德+巅峰波什这个真正意义上年轻力壮、巅峰相配的三巨头组合,最后居然会倒在一个所有人都以为已过巅峰,在这之前,一直扛着“最软MVP”之名的投篮型大前锋击败。

纵观整个NBA历史,真正可以被称为单核夺冠的球员有几人?诺维斯基做到了。

这一年,诺维斯基这个名字,永远和“小牛”这个名字绑在了一起,德国坦克就是小牛,直到他生涯的最后一刻。

或许库班会一直后悔,在夺冠后的一个赛季,他亲手拆掉了这套阵容。哪怕这套阵容确实年龄过大,哪怕前一年的夺冠感觉是燃烧了诺维斯基所有的能量才得来的,他也不该亲手拆送走了这支球队大半的功臣。

小牛的重建来得太快,却去的太慢。夺冠的第二年被横扫,第三年则是库班接手球队以来第一次未进季后赛。到了这个时候,小牛的时代,已经算是正式进入末年了。在那之后,最后一次牛马大战,以及来年火箭和小牛的季后赛重逢(并且成功复仇),与其说是小牛成功的再崛起,倒不如说,更像是两场安可式的告别演出。

在这几年里,小牛最大的存在感,成了场外的各种交易:截胡火箭的帅哥帕森斯,然后试图截胡小乔丹,结果闹了那么精彩的一出乌龙……库班显然不希望小牛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可一再在自由市场上的失败,让他如今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新秀的成长上,可这也就意味着,诺维斯基的生涯末期,达拉斯小牛重返光辉的可能性,真的很低了。

或许是一种转换风水的方式,或许是为了给一个重建的赛季带来一点趣味,库班搞起了球队更名的活动。可一定意义上,这也没什么错,因为我们熟悉的那支小牛,那支在库班接手后,靠着砸钱崛起,以反派的形象进入我们视野,靠着多年的强横和多舛的命运赢得了球迷,并在夺冠的那一刻真正达到最高峰的达拉斯小牛,早已在11年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一支NBA球队寿命周期的末年。

达拉斯小牛的逝去,已经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不如连这个名字一起舍去吧——这个做法,并不是没有道理,而且,相当“库班”。

一个名为小牛的时代,就这样走到了它的末年。

关于小牛的更名,我并不反对,我甚至觉得不管叫狂马、彪马还是彩虹小马,新名字都会带来新的乐趣。

可到了真正更名的那一刻,我却有些惆怅。因为我忽然发现,我讨厌小牛、我欣赏小牛、我钦佩甚至喜欢小牛的那些年,都好像会随着这个名字一起逝去。就好像现在说起黄蜂,谁还记得曾经的那支夏洛特黄蜂,谁还记得拜伦戴维斯、马什本和阿姆斯特朗的那支黄蜂打球有多精彩;当我们说起雷霆的时候,谁还记得那支曾被黑八,也曾让乔丹吃到苦头的超音速。

这感觉就好像,一个我喜欢的球员又退役了一样。

说一句“青春一起逝去”,有些太文艺装逼了,可小牛这个名字,承载着太多的回忆,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那都是回忆,都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或许也正是因此,我们才会如此不舍吧。

再见了,达拉斯小牛。

我们回忆里的那些人和那些球队,离开的已经越来越多了。我现在只希望,小牛虽然走了,但诺维斯基,还能陪伴我们更久一些吧。

NBA球队的名字都是怎么取的

如果有一天,中国CBA出现一支吐鲁番太阳队,而有一个奥尼尔一样调皮的家伙加盟之后宣称自己是一颗大葡萄干,中国球迷当然也会会心一笑的。

文化这个词儿我不知道标准的定义是什么,但是文化的一个特点是,它是有深度,有广度的一种东西。

WNBA有一段时间有姐妹球队的说法,很多姐妹球队你只看名字都能知道,比如萨克拉门托的WNBA球队就叫Monarchs(君主)对应国王,奥兰多的叫Miracle(奇迹)对应魔术,夏洛特的Sting(蜂刺)对应黄蜂,明尼苏达的Lynx(山猫)对应森林狼,等等。

华盛顿的Mystics(神秘)对应Wizards也是非常般配的一对,然而翻译成中文,神秘对奇才,就理解不能,从而体现出奇才这个译名的不足。相对地,巫师虽然有点于“雅”有欠,“信”的方面倒还不错。

后来这股风也吹到了曾经的NBDL,像如今的G-League,骑士的下属球队就叫Charge(取冲锋意),活塞下属球队叫Drive(显然是个双关语),雄鹿下属球队Herd(本意是兽群,这里可以翻译成鹿群)。

发展联盟最好的一个名字是特拉华87ers——源于特拉华州是1787年美国宪法的第一个签字州,作为费城76人(以独立宣言发表的1776年命名)的下属球队,实在是天作之合。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CBA里的各种龙和猫科动物,实在是太多、也太缺乏特色了一点。如果有一天,姚明主席打算创建CBDA,不知道届时是不是遍地小龙小虎萌萌哒?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一批中国人可以会心一笑、而老美翻译起来抓耳挠腮的球队名,我们CBA的文化自信就有了。

必也正名乎:翻译标准化不是吹毛求疵

还记得新奥尔良刚把队名从“Hornets”改名“Pelicans”的时候,就是有过塘鹅这种译法,不过最后鹈鹕还是占据了主流。

Pelicans翻译成塘鹅还是鹈鹕,好比Micky Mouse翻译成米耗子还是米老鼠,虽然有雅俗之别,到底还是同一种动物。虽然万一塘鹅流行起来会有点尴尬,但准确性没什么问题。

因为队名多是意译,意译的关键是表意,但音译就有另一类问题了:规范。

央视转NBA时管Kawhi Leonard(科怀·伦纳德)的姓氏叫莱昂纳德,一直让我感觉很郁闷;而每次听到解说和嘉宾管Antetokounmpo(阿德托昆博)念安特托孔波,则让我觉得想笑。

大概Leonard和Leonardo看起来有点像,当年某个门户网站的小编就自作主张照着莱昂纳多的译法发明了“莱昂纳德”这么个四不像的名字,完全不顾Leonardo是西班牙语,而科怀·伦纳德是个标准美国人。

而Antetokounmpo翻译成安特托孔波则是无知的表现。阿德托昆博是个地道的非洲本土姓氏(约鲁巴语),罗马化写法是Adetokunbo。他一家入籍希腊,用希腊语写自己姓氏时,按希腊语的正字法,要用相当于英语nt的两个字母来表示英语里d的音,而ou相当于英语的u,mp相当于b。希腊语写出来是Αντετοκο?νμπο,多了三个字母。再经历希腊语转英语(这个转化是靠字母一一对应实现的)的过程,就产生了Antetokounmpo这个写法。

但无论读音还是来源,人家都是正宗的阿德托昆博,叫人家安特托孔波不光是清辅音浊辅音的问题,而是1+1等于3的问题,是不懂希腊语,照着英语字母乱翻的结果。

这就好比有一个日本人姓小林的入籍中国,然后去打了NBA,护照上用中文写着姓氏小林,而一个认识中文的美国人把他翻译成“Xiaolin”。其实人家姓“Kobayashi”。

当然,这不是解说和嘉宾的锅,电视台负责NBA直播的编辑(他们负责制定译名对照表,解说和嘉宾必须照着用,否则严格来说要算播出事故)才是真正的责任人。

这样的指责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但是有一个虽然和NBA无关,但非常生动的例子可以说明规范的必要性:斯诺克球员Judd Trump。当初被误译作特鲁姆普,流传多年,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某次直播kbc6n视主持人尴尬地和嘉宾讨论了一会儿翻译问题,但想改译名,为时已晚(因为已经“约定俗成”)。

特朗普和特鲁姆普虽然姓氏相同,好歹不是一家子。而当央视网球解说员把Coco Vandeweghe叫做范德维格的时候,不但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和草率,肯定也让不知情的NBA球迷想象不到,她是知名NBA球员、经理人基基-范德维奇的亲侄女。

亲侄女和叔叔“不同姓”还不是最离谱的,真正黑色幽默的是……

范德维奇也是个错误翻译!他们其实姓范德韦,因为Vandeweghe是Van De Weghe(或者Van Der Weghe)的变体,这种变体在荷兰裔(尼德兰裔)美国人中比较常见(比如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美国知名家族)。

一个可能是荷兰裔的姓范德韦的家族,出了一个叫范德维奇的听起来像是斯拉夫裔的NBA球星和一个叫范德维格的不知道是什么族裔的网球明星,这事儿怎么听着都有点玄幻。

这种混乱事实上是违背了翻译的本意的。翻译是为了更有效地传播信息,而层出不穷的错误却会阻碍信息的顺利传递。

其实央视在播体育新闻的时候,涉及NBA球员名,一般都使用正确,包括前述伦纳德和阿德托昆博。很大可能是做新闻的编辑比较负责,去查了标准的译名表,而不是不负责任地从门户网站上复制粘贴。

是的,译名是有标准可循的,遵循标准不但可以避免错误翻译,也可以在用字上进行规范,极大降低传播成本。

一个简单的校对程序可以避免的错误,频繁出现,而且制造了不应有的混乱,体现的是职业素养的缺失。

而不但NBA媒体指南有发音指导,NCAA媒体指南上的发音指导我也找到过,哪怕有些外来语的音他们发不标准,也会尽量给出最接近的注音。所以NBA的成功,绝不是只有看起来有点胡闹、槽点也不少的“中译征名”这样的营销手段,他们面面俱到的职业素质(虽然也不是尽善尽美)才是真正的竞争力来源。

君の名は:那年那名儿那些事儿

回到球队名上来。NBA现有30支球队里,不管是“Pacers”这样很难翻译准的名字(想想步行者的队徽如今都是一个P字母为主图案,可见Pacers多么难以具象化),还是湖人76人这样已经约定俗成,不再有人纠结的名字,稍微了解NBA文化的球迷应该都耳熟能详了。我倒是有些其他好玩的东西可以列举。

比如底特律活塞,这支球队最早其实叫韦恩堡佐尔纳活塞队。佐尔纳是啥?佐尔纳是老板的名字,也是他的活塞公司名字。这名字相当于如今的莱比锡红牛队(或者说相当于叫xx红牛饮料队)。不过他们在加入BAA时已经去掉了佐尔纳字样,NBA成立后球队从韦恩堡搬到底特律,成为底特律活塞队。

比如亚特兰大老鹰,亚特兰大和老鹰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老鹰的前身是布法罗野牛队(Buffalo Bisons),看英文就知道这名字玩的是押头韵(相当于汉语的双声)的梗。但是很快球队搬家到了伊利诺伊州一个叫莫林的城市,当时那块区域以“三城”区域闻名(莫林、罗克艾兰和达文波特),头韵不能玩了,就以本地一个印第安部落命名为三城黑鹰队(Tri-cities Blackhawks)。后来黑鹰队搬家到了密尔沃基,部落梗也不能玩了,就去掉了“黑”字改名叫老鹰,之后再搬家就不再改名,直到1968年从圣路易斯搬到亚特兰大“定居”。

前面提到头韵的梗,其实很多球队都有这个倾向。比如Cleveland Cavaliers,Washinton Wizards(搬家到华盛顿前叫巴尔的摩子弹Baltimore Bullets,也是押头韵)就显然考虑了这个因素,New York Knicks和San Antonio Spurs有可能也有类似考虑。罗切斯特皇家(Rochester Royals)头韵押得最好,而西雅图超音速(Seattle SuperSonics)不知道能不能算。

说起布法罗野牛,布法罗还曾经有过一支NBA球队叫布法罗武士(Buffalo Braves),可见布法罗人民是忠实的头韵粉。

有“双声”当然有“叠韵”,不过是另类的叠韵。纽约是东海岸的传媒中心,纽约的球队也就特别多。新泽西篮网是四支从ABA保留下来的球队之一,最初ABA成立的时候,他们想在曼哈顿设立主场,还定名为纽约美国人队(New York Americans),这名字显然有和尼克斯(有点荷兰佬的意思,纽约曾经叫新阿姆斯特丹)打擂台的意思。

在尼克斯的压力下,他们起初没能如愿,在新泽西安了家,定名新泽西美国人队。但进军大纽约的诱惑实在很大,一年之后,他们终于在长岛设立了主场,同时改名纽约篮网队(New York Nets)。

这个名字很明显有押韵的意图:当时纽约有MLB的职业棒球队纽约大都会队(New York Mets),是纽约洋基队的对头;有AFL(合并前的橄榄球美联)的纽约喷气机队(New York Jets),和国联NFL的纽约巨人队是对头。所以想要对抗荷兰佬的球队定名Nets,颇有与洋基佬的对头大都会、巨人队的对头喷气机队同心协力的感觉。

要问我见过最有趣的NBA队名,我觉得要首推普罗维登斯蒸汽压路机队(Providence Steamrollers),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更简洁的译名了(直到国王队把他们的主场命名为睡眠列车球馆)。这支球队的队名和队徽上萌萌的压路机图案让我至今听到普罗维登斯都觉得那里天天在修路。

而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比蒸汽压路机更好玩的队名,我推荐NBA前身,BAA联盟的一支球队,匹兹堡钢铁工人队(Pittsburgh Ironmen),这名字非常有美国五大湖区老工业基地范儿,只是如果这支球队存在于当下,每逢命中率不高输球是不是都会引起“铁匠队”的狂欢?

尸山血海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